名老中医之路闫孝诚赵璞珊儿科名医赵

时间:2020-1-6来源:本站原创作者:佚名 点击:

为弘扬祖国中医药文化,营造耀州“信中医、爱中医、学中医、用中医”的良好氛围,促进全区中医药服务能力不断提升,现通过本平台定期向广大中医药从业人员及群众推送《名老中医之路》系列文章,请大家共同鉴赏。

《儿科名医赵心波》

赵心波(~),名宗德,北京市人。一九一六年拜清代名医王旭初为师,一九一九年毕业于京兆医学讲习所,一九二一年开业行医。精通中医几科,对癫、病、狂、惊风、痿症等有独到的见解,且临床疗效高。主要著作有《赵心波几科临床经验选编》、《常见神经系统疾病验案选》等。生前为中医研究院研究员,曾任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理事、中医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委员、医院儿科主任等职。

(赵心波)

赵心波十三岁时,因家境贫寒被送至北京安定门余庆堂药店学徒。一年后患病,被清代名医王旭初治愈,乃改学医并拜王先生为师。数年后考入京兆医学讲习所,系统学习了《内经》、《伤寒论》、《温病条辨》等古典著作。一九一九年毕业后,又一度向北京针灸名医刘睿瞻先生学习针灸。一九二一年正式开始行医,疗效显著,对儿科造诣尤深,三十年代便名扬京、津。全国解放后,赵老深受鼓舞,欣然将房屋一所,无条件地捐献给北京市中医学会,并抛弃个人开业的优越收入,于一九五六年正式参加中医研究院工作。为了人民身体健康,他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先后去蒙古人民共和国、浙江嘉兴、山西稷山等地防病治病,受到患者的好评。

一九七五年后,赵老得了癌症。他没有因此躺在病榻上,而是用“春蚕吐丝”的精神,一息尚存,便不停地著书立说,完成了《赵心波儿科临床经验选编》、《常见神经系统疾病验案选》、《中医中药治疗40例癫痫初步分析》等著作,给中医宝库增添了新的内容,也为我们探讨他的治学精神,学术思想和临床经验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虚心学习博取众长

赵老有虚心好学的美德,善于博取众长。他十分赞同明·吴元溟《儿科方要》中所说的:“儿以芽称”,“正如春草初生之芽,极其脆嫩。”故治疗调护要精心,处方用药关键抓一个“准”字。他强调用药法宜精简、轻锐,恰到好处。对张景岳所谓:“小儿之病非外感风寒,则内伤饮食,以至惊风、吐泻及寒热疳痫之类,不过数种;且其脏气清灵,随拨随应,但能确得其本而撮取之,则一药可愈。”赵老极为赞许,并宗其法,临床时注重审症求因,辨证施治。他常言:“儿科症难在辨因,只要病因明确,治易也。”他吸收金元四大家之长,通过长期实践体会到,儿科火热致病居多,原因有二:一是外感温(瘟)毒机会多;二是容易内伤饮食,导致积滞生热。在治法上他推崇丹溪的滋阴降火和东垣的升阳散火。对于温(瘟)毒,他师叶(天士)、吴(塘)两家之说,按“卫气营血”和“三焦”辨证论治。但他师古不泥古,取长而避短。他不同意卫、气、营、血或上、中、下三焦僵化式地传变规律,认为儿科温病重在热毒,往往是表里俱热,上下同病,神昏或惊厥或出血皆因热盛所致。他说:“余伯陶云,‘阳明之火蒸腾入脑神即昏矣,是则神经之昏,乃是神经受热,仍由阳明而来。盖人迎胃脉,由胃过颈后入脑,悍气即循此脉上冲’。这是经验之谈。”赵老治疗小儿温病重清气分之热,首选白虎汤合清瘟败毒饮,即使症见神昏、抽搐,也不离清气法。

例如一例暑温(乙型脑炎)患儿,高热,神昏,抽搐。脉细数略浮,舌质微红,舌苔薄黄。赵老辨证为表邪未解,里热已炽,热极生风。用银翘散合白虎汤加减为主治疗,同时加紫雪散,经治三天体温正常,六天痊愈出院。赵老十分强调温热病引起的抽风主要是热毒引起,所谓肝风内动也是高热引动,治疗必须以清热解毒为主,平肝熄风仅仅是辅助治疗。

赵老重视古人的医学理论和经验,也十分注意学习现代医学家的特长。名医蒲辅周治疗腺病毒肺炎有良效,他登门求教,并总结为四大治则一宣透法、表里双解法、清热救阴法,生津固脱法。依法配方,创立了银翘散合麻杏石甘汤化裁的肺炎1号方(麻黄、杏仁、生石膏、生甘草、银花、连翘、荆芥穗、知母、黄芩、板蓝根、鱼腥草),是治疗小儿肺炎较有效的方剂。义,名医王文鼎善消水肿,赵老亲自请王老给肾病综合征患儿诊治,并学到一个方子一苡米小豆粥(生改米克,赤小豆、黄米各克,神釉克,猪肝1具,用竹刀切碎,煮粥食用),对脾虚水肿有一定效果。

赵老还注意学习民间单方、验方。他有一个笔记本,专门记录各地杂志上:发表的、行之有效的单、验方,并在临床上试用。例如治痫饼(煅青礞石、法半夏、天南星、海浮石、沉香、生熟丑、炒建釉)一方,他在一九六六年八月就开始应用,对某些痰火夹滞癫痫有效。又如治疗便秘的验方,他就收集了十多个,其中用生白术克、生地30克治疗脾虚血热所致的便秘,以及用当归30克、肉苁蓉60克治疗血虚所致的便秘,用于临床,效果亦甚理想。

注重实践鄙弃空谈

赵老行医五十八年,一直在门诊或病房进行治疗工作。就在他生命停止前的最后一个多月,还接诊了癫痫、精神分裂症、哮喘患者多人。他常说:“医生的工作就是治疗病人,放弃治病就是失职。”他到中医研究院工作时已经年过半百,可他诊治病人坚持亲笔书写病案。我们在总结他治疗的病例时,仅门诊病例就有一万多份,涉及近百种疾病。长期的临床实践,为他在医学上的创新和提高奠定了基础。他身体力行,谆谆教导我们:“不要放过一切临证机会。”一九七六年冬季的一天,北风呼啸,冰雪盖地,我们劝他不要去门诊。赵老说:“规定的门诊时间不能不去,要不需要我们诊疗的病人就会失望,我们也失去一次学习的机会。”我们深为他的精神所感动。就在这一天,一个癫痫患几来就医,当场发作,抽搐十分严重。赵老和我们一道,马上进行针灸急救,缓解后,他细心诊查患儿,开了药方。他常语重心长地对我们说:“临床实践是基础,只有多看病人,反复实践,才能积累经验。”这些肺腑之言,至今还是我们的座右铭。

赵老注意实践的另一个理由是:中医书籍浩如烟海,不少众说纷纭或以讹传讹的情况,不通过自已的临床实践来检验,就难辨明是非。例如瘘症,绝大多数医书均宗《内经》“治痿独取阳明”的立论,而赵老从治疗数以百计的小儿麻痹的实践中,认为痿症的成因是机体气血不足,风邪乘虚而入,客于经络,阻塞气血畅达,导致肌肤不仁,筋骨失养,四肢痿废不用。”气血虚是本,风邪入是标。所以他治痿症先祛风逼络、舒筋活血、通利关节,选用自已配的痿痹通络丹(宣木瓜、川牛膝、嫩桑枝、南红花、伸筋草、桃仁、生侧柏叶、蜈蚣、全蝎、地龙、羌活、独活、天麻、当归、川芎、青风藤、海风藤、麻黄、杜仲炭、丹皮、生地、广木香、麝香);以后用黄芪当归补血汤补养气血善后。又如紫雪丹,历代医家都视为热入营血、内陷心包,症见神昏谱语、抽搐痉厥才能用,邪在卫气不能用,否则会导致引邪入里。赵老从大量的临床实践中得出:“紫雪丹泻火解毒、芳香逐秽,配合解表宣肺法能够退热、防热毒内陷,并无引邪入里之弊。”目前我院已将紫雪丹之类,包括绿雪;散、殊黄散、小儿牛黄散(均为市售成药)等作为治小儿高烧的良药。赵老的经验方天金散(天竺黄、广橘红、金银花、麻黄、桃仁、杏仁、栀子、黄连、浙贝母、全蝎、羌活、独活、大黄、赭石、朱砂、羚羊角、牛黄、麝香、珍珠、琥珀、冰片)治小儿高烧不退也颇有疗效。

贯通中西扬长补短

赵老自参加中医研究院工作以来,一直与西医和西学中的医生在--起工作。他尊重西医,主张中西医结合,各取两家之长,补两家之短。他赞问辨证与辨病相结合的形式,认为西医病名确切,有据可查,中医虽有病名,但比较笼统,缺少客观指标。所以他著的《儿科临床经验选编》一书,绝大多数用的是西医病名。在辨病的基础上进行辨证论治,不仅着眼于消除症状,还要从根本上把病治好。例如急性肾炎,不但要消除外观的水肿、血尿和其他症状,还要消除蛋白尿、镜下血尿和恢复血压、肾功能。赵老根据西医对此病的认识和中医的症候特点,将急性肾炎分为两期一初期、恢复期五个证一风湿、风温、湿毒、肝亢和血热。并按上述分期、分证进行辨证、立法、处方和用药。初期表邪未罢者,以辛散透达为主,使邪热得从表解,用麻黄汤加大、小蓟,木通,生地,白茅根,败酱草等;夹湿者用越婢汤和苏叶茯苓汤加减(麻黄、生石膏、生甘草、生姜、大枣、苏叶、茯苓、大腹皮);偏风热而水肿明显者,方选麻杏石甘汤合五皮饮加减(麻黄、炒杏仁、生石膏、生甘草、陈皮、桑白皮、大腹皮、姜皮、茯苓皮);因疮疡后犯病者,此必湿毒为患,方选黄连解毒汤和四苓散加减(黄连、黄柏、黄芩、猪苓、白术、泽泻、蒲公英、滑石、木通、生甘草、海金砂);因发癍后犯病者,此必热血过盛,方选小蓟饮子和消癍青黛饮加减(大蓟、小蓟、青黛、丹皮、蒲黄炭、茜草、连翘、生地、赤茯芩、桃仁、白茅根、阿胶);若水肿兼见眩晕(高血压)者,此乃肝经湿热也,方选龙胆泻肝汤加减(龙胆草、通草、泽泻、柴胡、车前子、生地、当归、生甘草、栀子、黄芩)。肾炎恢复期,血尿、浮肿消失,血压下降,可选用理脾滋阴法善后,理牌则选用参苓白术散,滋阴则选用知柏地黄丸。赵老的这些处理原则既根据肾炎病的发生、发展变化,又遵循中医的辨证论治规律,是集中、西医之长,对于临床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赵老贯通中、西医的又一特点是:既注意中医的辨证论治规律,因人而异,又积极摸索每种疾病的治疗规律。他认为任何疾病的发生都有一个主要矛盾,都有其发生、发展及其演变的规律。例如小儿肺炎,“热毒”和气阴是正邪交争的两个方面。所以要紧紧把握“热毒”的变化和“气阴”的存亡进行辨证施治。在热盛气阴不衰的情况下,治疗重用清热解毒法;在热盛气阴已受损的情况下,治疗时应清热解毒、益气养阴并用;在热盛气阴将竭的情况下,首先补气、回阳救逆,病情稳定后,还必须清热解毒。有一分热邪就清解一分,使之不留后患;如果热退正虚,则主要以扶正养阴为主。这些是肺炎辨证论治的基本原则。根据这些原则,他将肺炎分为初期、极期、后期和风寒闭肺、风温闭肺、痰热爽肺、肺胃热盛、气营两燔、热耗气阴、余热未尽、肺燥津伤八证进行治疗,收效很好。医院儿科遵照他的分期分证治疗原则,用肺炎1号方、清肺注射液(黄芩、栀子、生大黄)、生脉注射液(人参、麦冬、五味子)为主方,八年共治疗1,例小儿肺炎,仅死亡3例,总有效率达到99.7%。事实说明了赵老的学术思想和经验有普遍应用价值。

疑难重症治疗有方

赵老与新,老中西医密切合作,治愈了不少疑难重症,积累了一些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法。例如一例脑挫裂伤患者,高烧、昏迷、抽搐四天,某医院治疗未好转,经赵老治疗二十天而获愈,随访十九年,智力正常,未留后遗症。还有一例脑外伤后遗症病人,在北京治疗两年半,未能控制病情发展,最后形成脑娄缩、癫病发作、右侧不全偏瘫、中枢性发热、全血降低。患者神志昏沉、痴呆不语、抽搐频发、高烧不退,脑电图多慢波和棘波,病情危重。经赵老治疗七月余而获显效,两年内恢复了健康,并在一九七七年秋考进了大学,取得了预想不到的效果。又如小儿痛症(西医病名癫痫)乃为顽固之疾,较难根治。古医书论述颇繁杂,治法亦多,方药更是无计其数。赵老通过长期的临床实践认为:“癫痫的产生是气上逆。气上逆的原因很多,主要是机体气血不和。血不和则肝失养,容易内动生风;气不和则上逆化火,炼液成痰,容易形成痰火相搏,迷闭孔窍。”“其中反复发作、久治不愈者,往往由气血不和转化为气血双亏。”出于这样的认识,赵老将癫痫分为肝风偏盛、痰火偏盛、正气偏虚三证,分别用治痫二号方(生石决明、天麻、蜈蚣、龙胆草、磁石、郁金、红花、石莒蒲、全蝎、神曲、殊砂),治痫一号方(礞石、生石决明、天麻、天竺黄、胆南星、钩藤、全蝎、僵蚕、代赭石、红花、桃仁、法半夏),九转黄精丹等治疗。我们曾经总结了他自一九五五年以来连续应用中医中药治疗并有观察结果的40例癲痫,缓解16例(占40%),显效12例(占30%),好转9例(占22.5%),无效3例(占7.5%),总有效率为92.5%。一九七九年四月至一九八O年八月,我们又用上述方剂,连续治疗各种类型癲痫90例,有效率达83.4%。事实证明了赵老治疗癫痫的经验是经得起实践检验的。

另外,赵老对脑炎、小儿麻痹、脑病后遗症、大脑发育不全等疑难病的治疗,也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效果,其主要经验是:

(一)强调“热毒”的因素他认为神经系统感染性疾病、颅脑外伤、产伤所引起的后遗症,如抽搐、震颤、麻痹、失语、痴呆等,均因热毒深陷脑络,非清热解毒、透邪达表不可。所以,他治疗小儿麻痹瘫痪初期,重用清热透邪、祛风活络法,首选局方至宝丹。很多患者经他处理后,短者一周,长者不过四十天即恢复运动功能。

再如上面列举的脑外伤后遗症案,病程已经两华半,他仍责之为毒热攻心、扰动肝风,兼有瘀血阻络。治疗用清热解毒、平肝熄风、清心醒脑的原则,七个月零九天,先后更方四次,共用药二十八味,其中清热解毒的药物有:熊胆、紫花地丁、连翘、蒲公英、银花、龙胆草、生石膏、黄芩八味,占30%,而熊胆又是每次必用,可见清热解毒法在治愈此例顽固之疾过程中,起了重要的作用。

(二)重视“肝风”的影响《素问.至真要大论》说:“诸风掉眩,皆属于肝。”又“诸暴强直,皆属于风。”肝风属于内风,形成的原因很多,历代医家侧重肝脏本身的病变和五脏生克关系的失调;而赵老从临床实践出发,认为肝风与经络的通达、气血的流通有很密切的关系,临床表现为拘挛、抽动、强直、歪斜、震颤等症状,多有经络受阻、气血不通、筋骨失养的现象。故赵老用平肝熄风法一定要与活血化瘀、舒经通络、强壮筋骨诸法合用。他曾经治疗一例病毒性脑炎后遗症患儿,症见左下肢拘挛,不能站立,左半身不遂,右眼歪斜,失语,不会哭,脉沉教有力,舌净。辨证为肝风内动,瘀痰阻络。用平肝熄风、活血化瘀、舒筋通络法施治。选用赵老与郭士魁老大夫合拟的降压一号丸(羚羊角、全蝎、生代赭石、生侧柏咔、白芍、丹皮、桃仁、红花、生石决明、汉防已、牛膝、桑枝、生地、白蒺藜、菊花、钩藤、龙胆草、黄芩、马尾莲、蜈蚣)为主治疗,适当配用定搐化风锭(北京市售成药)、痿痹通络丹,共治疗三个月,患儿逐渐能够说话、唱歌、站立,收到较好的临床效果。

(三)恰当应用“祛邪”与“扶正”两大法则举一例小儿中风(病毒性脑炎)为例。该儿五岁半,二十多日来右上、下肢震颤,头向左倾,口角向左歪斜。舌质微红,舌苔薄,脉沉缓。经赵老治疗三个多月而痊愈。他治疗此患儿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初期针对邪风,以治风为主,重用防风、羌活、蝉衣等散风药物;同时加用全蝎、地龙、生石决明等平肝熄风药物,佐红花、生侧柏叶活血,意在加强祛风之力。中期即邪势已减之后,加入人参、当归益气养血之品,在祛邪的同时佐以扶正之品。病到恢复期,邪祛而正气未;复乃重用扶正之品,方中用黄芪、党参补气,当归、白芍补血以巩固疗效。

赵老的经验是:有邪先祛邪,用药恰当不仅不伤正,相反,可以起到“邪祛正安”之效。实践证明,在邪盛正未衰的情况下,祛邪愈彻底,疗效愈快,后遗症愈少。

赵老通过近六十多年临床经验的积累,在中医儿科学上的成就很多,但因我们才疏学浅,既未好好学习他的治学精神,又未能将他的临床经验继承下来。这篇短文难免挂一漏万,仅供同道参考。

(来源:名老中医之路)

中医耀州

识别







































北京市白癜风医院哪家最好
初期白癜风

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http://www.osqpo.com/yijk/11352.html
------分隔线----------------------------